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俏雁】匆匆那年

-一个俏雁高中paro的小段子

-最近一想起大雁就想睡他,这样(对肾)不好,下面让我们回到擦边球都要脸红的青葱岁月

-私设雁被教授收养,所以这也许可能是另一种层面上的老丈人怼女婿

-ooc雷预警

 

 

 

 

黑板上值日生的名字被匆匆涂掉,今天该是班长史精忠看值日,结果他被叫去帮欲老师判卷子,回来的时候人已经跑光了,只能自己撸袖子上。

 

本来四个人分工十几分钟就完事了,他一个人愣是干到天黑,不过他人好心态好,最后出去倒垃圾的时候也只想着明天一定管苍狼要值日生的名单,整治整治这个问题。

 

没想到回教室拿书包的时候居然有人在,上官鸿信正愣愣地站在窗台前翻单词书,只不过注意力明显不在上面,连史精忠进来也没发现。他刚跟老师吵了架,也许连吵架都不算,只是他单方面的任性罢了,连他拽着书包开了门,默苍离也只有冷冷一句“随手关门 ”。

 

他出了门才发现无处可去,连看起来不太正规的黑旅店都要查身份证满十八岁可以办入住。他给公子开明发了短信,那人向来不靠谱,久久没回信也就被他丢开了。

 

眼看天要黑了,他也知道自己的脾气容易惹事,倒不是怕了,只是不想节外生枝,想想默苍离被叫到警局领人的画面真是画美不看。无奈之下只好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学校,就当通宵复习,反正也快期末了。

 

倒是没想到还有人在。

 

他们关系素来不和,他看不上史精忠假正经,史精忠看不惯他总装逼,除了正常班委会,统共也没说过几句话。突然一道陌生的气息靠过来,上官鸿信被惊得退了一步,等看清是谁,才觉得有些恼。

 

他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被吓到了,就顺势去解窗帘,只作出懒得搭理史精忠的姿态。史精忠心里明镜似的,倒觉得为这么件小事争气的上官鸿信好玩,看他居然连耳根都红了,更是生出些微妙的萌感来。

 

再往下想就危险了,史精忠连忙清了清嗓子,“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吗?”

 

上官鸿信本来就不爽着,他一开口哪壶不开提哪壶,就控制不住语气了,“关你屁事!”

 

上官鸿信平时说话讲究,损人不带脏字,跟默苍离一脉相承的毒舌,虽然功力还不深,已经可以看出日后的可怕来,这么口无遮拦还是第一次,史精忠当即看出他心情不好,推测一下时间地点,也知道是跟家里人吵架了。

 

若是别人,他不免要义无劳动一番说和说和,可想到上官鸿信的家里人默老师,他也有些发憷。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上官鸿信也知道自己不在状态,只是他又不可能跟俏如来谈心,也就不再说话,转头去拿单词书,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谁知道史精忠也把书包放下了,还在他旁边掏出了作业。他没忍住瞥了一眼,那人倒是淡定的很,也不做解释。

 

史精忠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只是觉得不好放上官鸿信一个人,真要说出来又肯定会被嘲,只好安心复习起来。

 

时间分秒间过去,俏如来精力集中,效率很高,等他做完一套模拟卷,写好了错题分析,才有暇去看上官鸿信,没料到他悄无声息地睡着了。

 

他本来正常走过去想给人披个外套,到了近前却犹豫了,若是别人也就罢了,上官鸿信……总是不同的。自己的大衣虽然干净,穿久了还是带着身上的味道,就这么把人包起来,左看右看都是一个充满占有欲的动作,不免有些脸红。

 

犹豫间晚风吹拂散开的窗帘,长长的棉布反而先盖住了上官鸿信。他睡得不安稳,被风拍到略动了动,似是要醒。史精忠连忙去抓他脸侧扰人清梦的布料,他手有些抖没拨开,反而隔着窗帘按到上官鸿信唇上。

 

上官鸿信说话刻薄,没人注意到他有着好看的唇形,隔着朦朦胧胧一层更让人心动。史精忠忍不住从他嘴角擦了过去,想着应该更没人知道他唇上如此柔软。

 

他控制不住地用劲,上官鸿信被闷到了,启唇呼吸急促了些,热气连着濡湿沾染手指,史精忠猛地退开,捻过手指回想了一下那触感,脸上的红烧到了脖子。

 

俏如来从来没做过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一时间心里不知是甜蜜还是苦涩,摇了摇头想甩干净这些杂念,却不经意瞥到后门一道翠色的身影。

 

……那一刻史精忠终于感受到了被后窗的教导主任支配的恐惧。

 

默苍离面上还是淡淡的,不知道在那儿立了多久,又看到了多少。许是俏如来自己心虚,只觉得默老师的目光比平时还冷。


评论(1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