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默雁/俏雁】弟子服其劳(1)

-瞎写ooc
-一个带不起来默的默俏雁
-师兄弟同修的日子
-强行abo







上官鸿信若不论性格,在诸多智者中应该算个良心,他没有懒癌没有ED没有拖延症,每天战战兢兢认真搞事,日夜兼程,风雨无阻。今次一夜过半还未将战情分析交接给俏如来,已是不寻常。

最近九界战乱频起,尚贤宫中也忙碌起来。矩子门下能用的人不多,满打满算也就三个。默苍离为了节省时间,将呈上来的折子分做流水线工程,上官鸿信做战情,俏如来做民情,最后再由他自己汇总决策。

民情是单调的,不论是因何燃起的战火,带给民众的痛苦总是相通,所以留给俏如来的时间不多。若上官鸿信再不来,他就要预备承受师尊春风扑面般的教导了。想到这点,明明是蝉鸣聒噪的闷热夏夜,俏如来却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夜已过半,在这个时辰去寻一个坤泽,实在不是君子之举。就算上官鸿信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没有一点像个正经坤泽,信息素也总是严严实实地遮起来,离得再近也嗅不到,俏如来还是怀着莫名的心思将他看做坤泽。

都说忙起来就不会胡思乱想,到他这里却正相反。战情堆积的时候为了节省来回的时间,上官鸿信将桌台搬了过来。俏如来要去库房找一例屏风,却被他揶揄迂腐,只好作罢了。

然而古人说乾坤大防自有他的道理,俏如来忙了两天两夜,还是没能阻住那些迤逦心思。打盹醒来身下一片濡湿,初次懵懂的俏如来简直羞愤欲死,趴在自己的那方桌台上不愿抬头,回想到梦中那人泛着春情的眼角眉梢就不敢再往下想了。

他们离得太近了些,上官鸿信不算意外地熟悉这种味道,他最爱看一本正经的俏如来出糗,当即笑出了声,嘴里还要恭喜他长大成人。若不是他幸灾乐祸地一派坦然,俏如来简直怀疑他是故意的了。

俏如来虽然觉得难堪,还是忍不住偷偷侧头看他真正被逗乐的样子,与平时装模作样阴测测的嘴角上扬很是不同,简直迫着俏如来早早理解了周幽王。他的小动作逃不过雁王的眼睛,上官鸿信笑眼看他,倒是不经意撞进了一双认真的眸子。

俏如来那些微妙的怜惜之情是从来不让正主知道的,他担心自己专注的眼神或发红的面皮暴露些什么,除了刚入门被单方面针锋相对的几个月,之后都与人保持着距离。上官鸿信只当他是个小毛孩子,这回蓦地看见他眼底疯长的情绪,才惊觉不是玩笑,俏如来是真的长大成人。

他眼里的笑意散了,俏如来看得分明,只能叹息,他的师兄平日顶通透的一个人,怎么在这种事上这样的迟钝呢?

上官鸿信似在思考如何开口,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不会是俏如来想听的答案。许是乍醒头还发昏,他无端生出些倦怠,人仍趴在桌上,手却搭到了师兄桌台上。

上官鸿信遇上未知的变数向来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只垂首看着,暗红的睫毛遮去了眼里的冷意,看起来几乎像个默许。俏如来并不长于武学,细白的手指上只有书写留下的薄茧,磨磨蹭蹭勾住了上官鸿信的小指,带起一阵痒意。

他的小心翼翼引来一声嗤笑,上官鸿信也许本来想认认真真地谈一谈,现在也被这孩子气的举动打乱了。他微微俯身抬眼开口,俏如来不禁屏住了呼吸。然而上官鸿信的面色又紧绷起来,人也往后退去,他退的太快了,俏如来的小指没来得及收起,在他手上留下一道血痕。

他想抓回来看看,上官鸿信已经恢复了正襟危坐的姿态,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门口响起了脚步声。矩子门下冷清,师尊又不耐小厮侍女,过来的只可能是默苍离本人。

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上官鸿信分去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让俏如来忘了现在尴尬的状态,他现在起来也不是,不起来也不是,感到师尊冷冷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心底忍不住苦笑。

然而在默苍离开口之前,上官鸿信先站了起来,不知他去在师尊耳边说了什么,一向严厉的师尊倒是没对偷懒的俏如来说教什么,只随着他出去了。

俏如来刚松了一口气想要抬头,师尊却在门口拉住了上官鸿信。羽国人体质特殊,豌豆大小的口子还在滴血,上官鸿信不敢抽手,只好任他翻检。俏如来赶忙又低下了头,也就错过了默苍离自然无比地执起了那只手凑到唇边嗅了嗅,然后不经意地扫了俏如来一眼。

自那以后,战事不如之前吃紧,上官鸿信的桌台也就被挪走了。


TBC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