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俏雁】假装是个六一贺

-俏雁?默杏?
-史家三正太
-五岁俏十岁雁
-ooc靠大家,造雷你我他







杏花君第一次让默苍离和上官鸿信去楼上串门的时候,师徒俩都是拒绝的。一个为了自己的生命健康着想,一个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一致认为社交是一项浪费时间生命的无聊活动。

杏花君跟智者生活久了,养成了他们一张口就开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状态的好习惯,径自进厨房烤了个派当作礼物。

等上官鸿信闻到香味往里探头探脑的时候,正看到杏花在严肃思考过俩人的配色后,自信满满地挑了红绿两条缎带打了个蝴蝶结。

上官鸿信本来有些动摇的心立刻变得坚定,打死他也不要拎着这辣眼睛的蛋糕盒去串门。他心有余悸地往后瞄了一眼默苍离,想着这直男审美也是没谁了,不怪老师这么多年都没得手。

默苍离正缩在沙发上离WiFi最近的角落刷暖暖环游九界,赶上换图抬头保护视力,被徒弟这带着怜悯的一眼看得莫名不爽。

然而还没开口就被大步流星走过来的杏花君拎起来了,走走走走走生命在于运动,把我刚烤好的派给楼上送去,记得要礼貌知不知道。

默苍离在纠结先辩论生命在于静止还是先吐槽杏花哄小孩的语气之间纠结的功夫已经被拎到门口,上官鸿信迈着小短腿嗒嗒地跟过来,师徒俩交换视线,心照不宣地准备在门外解决掉派再回来。

等两人在楼道台阶上坐好,准备四六分赃,正赶上实在担心的杏花开门往楼上瞅,一下子人赃俱获,百口难辩。

杏花君气的仰倒,指天跳脚,我要有急救不在家你们吃什么,那什么兼爱非攻可以当饭吃吗,亏我还拜托楼上史政委关照,至少让人家知道关键时刻该救谁啊。

两个九级生活残障不说话了。上官鸿信现在虽然臭屁,本质上还是个小屁孩,看着杏花额头上青筋都气出来了还算有些良知,赶紧把蛋糕又包起来了,还眼疾手快地把那根绿色的缎带撇下楼。

上官鸿信一手拎着派,一手领着老师,哪个都不能放下,腾不出手按门铃,只好在心里跟史政委说了声抱歉,伸出脚尖踢了踢门。

门里的人像是被这来势汹汹的敲门方式吓到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了个缝,一个白团子探出头来。

上官鸿信本来等的不耐烦,看清眼前人的长相倒是眼前一亮,小小软软的团子脸肉嘟嘟的,张着一对怯生生的大眼睛望过来,视线对上还羞涩地低下头去,现在没长开,以后长大了必要倾国倾城的。

上官鸿信伸不出手去,正好故作深沉地一点头,姑娘你好在下高鸿离,自东北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亲……

默苍离拿着pad那只手缓缓伸过来给了他一脑勺,残忍地打断了装逼读条。默老师在白团子倒吸一口冷气的背景音中真正深沉地一点头,楼下的,找史艳文,谢谢。

团子还没来得及回话,手上扶着的防盗门先飞了出去,一个小光头炮弹似的打着旋儿冲了出来,嘴上还喊着史艳文他不是人啊,我要做七逃囡仔啦。

只不过离家出走的大业还未过半就已经中道崩阻,还不到人腿高的孩子迈不开步,被门框绊了一下,正倒在站在正中的上官鸿信身上。

默老师坑徒弟一个顶俩,电光火石间看了眼自己的薄身板,先放开了手,避免了被拉进土里的命运。

白团子看见自家弟弟闯祸,赶忙上前来扶,没防备身后高速冲过来的另一个小肉球儿,被同一截门框绊了下脚,推着小白团儿叠起罗汉。

在一片混杂着“今天开始做魔王”“二哥二哥”的兵荒马乱中,史贤人终于姗姗来迟,抱起了自家两个熊孩子一个小天使,一边连声道对不住一边顺手揍了史仗义屁股一下。

默苍离也把自家的扶起来,三个小孩虽然加起来也没多重,但是上官鸿信委屈的不行,泪眼婆娑的,看默老师屈尊蹲下给他拍土才憋回去。

史艳文赶紧把人让进客厅,对不住对不住,三个小子太淘气了,这是老大史精忠,这是老二仗义,这是老三存孝……

上官鸿信被默苍离牵着,勉强忍住了吐槽史政委独特的取名方式的欲望,精忠仗义存孝,再来一个叫报国得了,又红又专,十分符合国情……

等等,三个小子???

上官鸿信难以置信地抬头,正对上史精忠越过爹亲的肩头看他,冲他甜甜地一笑,小脸红扑扑的,笑完才有些不好意思,把脸埋进及肩的雪白长发里。跟旁边两个秃脑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上官鸿信的世界观收到了极大的冲击,他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望向自己的老师,默苍离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仿佛听见少男心碎了一地的音效。

等大家在沙发上坐好,上官鸿信一口气还没松到底,史艳文又站了起来,是艳文疏忽了,大人说话小孩子觉得无聊吧,精忠,带小哥哥去楼上玩。

史仗义史存孝已经冲了出去,史精忠乖巧地走过来拉上官鸿信的手。上官鸿信另一只手狠狠拽住默苍离,老师,我做不到。

谁知道史精忠看着脸萌体弱易推倒,实际是个霹雳娇娃,手上略一使劲不光上官鸿信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连默苍离都差点被拉下沙发。

默苍离面色如常地坐了回去,还温柔地加了一句,看好弟弟妹…弟弟。上官鸿信愣愣地跟着走了。

等到了史精忠贴满粉色墙纸的儿童房,上官鸿信终于明白史精忠为什么是今天的史精忠了。史仗义已经拿出了手柄,看他过来,还耀武耀威地挥了挥。

上官鸿信找了一圈没看到空着的椅子,被史精忠推着坐倒在他的小床上。屋里三个孩子都瞄着他,上官鸿信只好冷漠地声明,爱干嘛干嘛,别来烦我。

史存孝本来指着“大哥哥”来管管他上天入地的二哥,听到这句小脸皱了起来,我不喜欢他!

史仗义拍掉他颤颤巍巍的小胖指头,别啊小弟,至少他长得不赖。

等上官鸿信百无聊赖,跟史精忠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下午之后,史艳文上楼来叫他走了。

史精忠终于有了点反应,却不是对爹亲,反而对上官鸿信张开了双臂。他大大的眼睛会说话似的写着要抱抱,上官鸿信如临大敌地往后退了一步。

史精忠从出生到现在还没受过这样的冷遇,眸子里顿时泛起湿意,我见犹怜的。上官鸿信家里有个年纪与他差不多大的妹妹,十分爱哭,这下子也顾不上那颗少男心了,给人抱了满怀。

史精忠达成目的又笑开了,凑到他面前来宣布,我喜欢你!

上官鸿信一脸问号,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行,我不喜欢小孩。说完才觉得不好,对付这种爱撒娇的孩子,还是应该怀柔为上,直接拒绝又要惹哭一回。

史精忠却没顾得上哭,小脑瓜子转了转,不知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才满脸为难的回到,那好吧,我们以后不要小孩。说完还求奖励似的在人脸上香了一口。

上官鸿信还没感叹现在孩子的脸皮厚度,史仗义先冲上来拉哥哥的衣角,史精忠!没想到啊!你浓眉大眼的也能干出这样的事!

评论(3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