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凰雁】拈出退之山石句

-凰后性转!女装攻!

-ooc雷预警









“你心情很好?”



凰后是个极细致敏锐的人,从他回房时比平时略轻的步子中便能推测出不少事情,不过还是格局太小,他少有情绪,就算有,他的喜怒也从来不会影响他的布局。耗费精力在这个上面,不过是徒劳。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有一点还让他比较意外,他一直知道凰后会定期搜查他的屋子,却不知道他已经大胆到亲身前来还赖在床上不走。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个屋子与他搬来前别无二致,他孑然一身了无牵挂,自然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藏。



“不如何。是因为俏如来?”凰后算准了他会受不了一身风尘仆仆,比起赶走不速之客,还是更衣比较重要。等上官鸿信转过屏风,便看见眼前摆着一套新的玄色里衣,上面还整整齐齐放着一串已经干枯的红棉花。



他把花随便拂开落在地上,还觉得凰后今天实在无厘头,衣服穿了一半才有些无语。他想起来了,这花是半个月前俏如来硬塞给他的,排除了这是局中哪条线索的可能性,他也就不关心俏如来此举背后的含义,没想到凰后倒上心了。



木棉花枯萎酥脆,碰到就尽碎了,上官鸿信连余光也欠奉,目不斜视地往床边走去。他本来就不在意,这花能留到现在也是因为最近事多,倒是凰后很满意的样子。



上官鸿信心下好笑,却也没点破,“何必妄自菲薄?我若说是因为你呢。”



凰后今日必是外出了,脸上顶着浓妆,笑起来花枝招展的,眼底却是一片阴冷,雁王还在细思他出去做什么,与计划有碍没有,床上的人已经起身攀了上来。



两节细嫩光滑的玉臂环住了上官鸿信的脖颈,却难让人忽视双臂所蕴含的力量。凰后善狙击,裂羽铳重百斤,他能端住不动七个时辰,可见巨力,若不是为了穿女装好看,估计练到今日,他的肱二头肌都能跟铁骕求衣一拼了。



上官鸿信犹自发散思维,手下却分毫不让,顺势搂住怀中人,手调情似的在凰后颈后轻抚,以防备他突然发难。甚至还抽空反省了一下,俏如来入了地门,大智慧不足为惧,最近的日子过得太清闲,连他也想起了玩笑。



凰后心知他们都不太想撕破脸,先退了一步,手上微微松开,吊在上官鸿信身上,“你在想什么?”



上官鸿信也知趣,只不过这个台阶给的不太合适,他总不能说在想你的脸安在铁骕求衣身上吧,到时事情才是真的不可收拾。他懒得再敷衍,只低头吻了下去。



两个人都是个中好手,吻得难解难分。上官鸿信里衣本就没有系紧,一番动作间敞开春光。离得近了,凰后硅胶做的假胸贴上来,隔着胸衣在乳头上磨蹭,泛起一阵痒意。



知道凰后是男人的人不多,伪装得精妙,上官鸿信初见“她”时,也险些被骗了过去。他对此没什么好恶,却也有些好奇。接触的多了,知道凰后并没有什么认知上的障碍,似乎就是因为趣味。若是能挖出这背后的动机,也许能将人完完全全握在手心。



上官鸿信有些分神,没防备被凰后舔到敏感点,顿时落了下风。双唇分开之际,软舌扯出一道银丝,人也有些气喘。



凰后把他拉上了床,自己去寻人泛红的耳垂,语带调笑地问“我让你不能呼吸了吗?”



雁王心知凰后必会派人监视他与大智慧对峙,他虽然不喜别人讲这句话,却也要赞一声凰后心思深沉,“目前还没。”



“那我可要努力了。”凰后边在耳中进出,边伸手褪去他自己准备的里衣。上官鸿信也顺势沉下身,然而凰后那件女装暗扣明结太过复杂,他无从下手。


后面链接:
36rain::http://www.36rain.com/read.php?tid=135715
weibo:http://m.weibo.cn/3781701975/4108113948475388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