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俏雁】话术

-俏俏bad bad 
 
 
 
玄玉府来人已掩饰不住满心惊慌,若不是雁王贴的太近,下一秒他就要跪下去了。俏如来看得有些不忍,但上官鸿信还在人耳边低声说着什么,饶有趣味的样子,鉴于他们岌岌可危的合作关系,他不便于打扰。 
 
终于,雁王退开,大发慈悲挥袖让人滚了,似是已得到想要的情报。转头看到俏如来,眉眼间的得意之色更甚,俏如来却故意不去问策,反而提起了另一件事。 
 
“师兄何必离他那么近?” 
 
雁王刚算出自己先了一手,正准备借话羞辱俏如来一番,听见这无厘头的一句有些不悦,却又听见一声至少面上很是乖顺的“师兄”,也只能按下了,“当然是问话。师弟不好奇我问了什么吗?” 
 
“你若想我知道自然会说,若不想俏如来也有别的办法。”俏如来不理他的激将,只继续奇道,“这个距离问话不行吗?” 
 
雁王懒懒地开口,“既然师弟虚心求教,做师兄的只能知无不言了。这也算话术的一种,与人相争,不仅要夺话,更要夺势,有时能炸出不少趣事。” 
 
他知道俏如来的进步,也就丢开了本意,敷衍一番就要走人,却被叫住了,“俏如来愚笨,请师兄详解。” 
 
雁王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因不愿意落了下风,只能停下脚步。他先隔着一剑的距离严肃叫了声“师弟”,然后猛提功法近身,在俏如来耳边阴沉道,“鲛人生事。” 
 
俏如来没有防备,好似被说中心事一样下意识地紧绷肌肉。上官鸿信也没料到效果这么显著,心情大好,“现在师弟明白了吗?” 
 
谁知不过一息俏如来已收拾好了心情,不退反进,就要往这边倾身。上官鸿信虽然惯用这个伎俩,却也不习惯被人近身,当即就要后退。 
 
“师兄慌什么?”俏如来眼神清亮,内里还带着笑意。雁王自然不能承认,后撤的步子硬生生停了,然而对方的动作却没停。 
 
刚才上官鸿信为在他耳边吐字,稍稍侧头,却不知同时把自己的耳廓也送到人嘴边。他自幼贵为皇储,养尊处优,虽然因为练武皮肤不再细嫩,耳垂这种地方还是柔软敏感的。 
 
俏如来这回真笑了出来,热气喷在耳侧脸颊,刺地上官鸿信一抖。那人却还在侧头靠近,等那张利嘴落在了唇角,简直像一个轻柔的吻,上官鸿信终于忍耐不住,伸手将人推开了。 
 
也是自食恶果,俏如来离得过于近,他够不到肩膀,只能往腹部一推。但他忘记俏如来换过一身行头,入手满是坚实的肉感才觉得不对,人虽然推远了,肌肤相触的感觉还留在指尖。 
 
上官鸿信转身走了,俏如来看着他通红的耳廓,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谢师兄赐教。此法真能得知不少趣事呢。” 
 
 
END? 
 
我写完才发现,大佛珠并不允许他们靠这么近,悲伤……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