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俏雁】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这是之前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咳)的后续,前文链接:http://wuxingbuzheng.lofter.com/post/2a6e50_f3e54db

-俏俏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我觉得ooc了,对不起大家

-但我觉得再温柔的人被绿了也不能心平气和你说是吧

 

 

史精忠听着防盗门吱呀几声,知道小祖宗要走了,看着背对自己不知道鼓捣什么的大祖宗却更来气了。

 

那边砰地一声关门响,他再压抑不住,一把给人掼到了料理台上,手就往人身前摸索。上官鸿信本想打发了史仗义之后去洗澡,免得再擦枪走火,谁知道俏如来回来的这样早,没留下时间收拾战场。

 

小腹还泛着热意,腿间偷情的证据却冷了,没来得及流下去的黏黏糊糊覆在内侧。史精忠摸着只觉得心灰意冷,兴致阑珊,不想管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上官鸿信出了声。

 

“你刚说什么?”平时他师兄肯定会揪着走神这点大做文章,不是嘲他注意力下降就是离智障不远,这回倒是轻轻放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虚。

 

“我说,你没看见我手里拿着刀呢吗?”俏如来刚才怒气上头,这下定睛一看,也有些后怕。上官鸿信右手还攥着蔬果刀,虽然不锋利,但也是开了刃的,若不是他自己危急之际拿左胳膊肘垫开了一段距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对不住。”他当然没气到杀妻,气焰顿时下去了。

 

可惜对方并不领情,又最爱戳人痛脚,哪壶不开提哪壶,“真生气了?”

 

“我不该气吗?”他勉强平静对道。

 

谁知上官鸿信反而冷哼了一声,“你有什么资格生气。”

 

这句话倒是一针见血,俏如来有些微微愣了。他和上官鸿信虽然做过不少次,却也没对彼此承诺过什么。最开始上床,似乎也是矛盾激化,荷尔蒙冲撞的结果。可若是让他在这种情况下捅破那层窗户纸,他又膈应得很。纠结半天,不管怎么说,这事还是上官鸿信做的不地道,他不愿落了下风,挤出一句,“至少这是我家,小空是我的弟弟。”

 

他话音刚落就觉得不对,但也收不回去了。上官鸿信似是赞同地点了点头,“那我走。”

 

他知道上官鸿信走出这个门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连忙给人拦腰抱住了,“师兄……” 

 

这一声软绵绵的师兄简直是两人之间最大的妥协了。上官鸿信最喜欢听他无奈的叹气,人也带着兴味转过头,真是吃他够够,“你本来就知道,我气是因为喜欢你。”

 

上官鸿信像是打赢了一场胜仗,并不做回应,只转过身去收拾台面,淡淡道,“恩,知道了。”那好整以暇的模样,就差说小忠子跪安吧。

 

史精忠倒没觉得气馁,不如说这失败的第一步才是他的目的,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他贴了上去,瞅准上官鸿信耳边的红痕下了口,像是要把这碍眼的痕迹覆盖掉,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厮磨间往他耳孔吐话,“现在我有资格生气了吗?”

 

上官鸿信猜不准他的后招,只谨慎点了点头。

 

“那也有资格泻火了吧。”


后文开车,走链接

36rain:http://www.36rain.com/read.php?tid=135442&page=e&#a

weibo:(上)http://m.weibo.cn/3781701975/4099305420289802

(下)http://m.weibo.cn/3781701975/4099701215353461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