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俏雁】仙人抚我顶(1)

-我不会写正经的东西啊,写得不好多多包涵
-修仙世界观,应该是走剧情
-一个没有什么雁的俏雁






仙人抚我顶(1)



玄天门最后一次宗门大比已过百年,俏如来彼时也不过是个六岁孩童。

史家如日中天,自然也在受邀观礼之列。仗义和存孝还未出生,史艳文与萱姑不过一个孩子,难免疼宠了些,启蒙虽早,却未着急淬体,一方面不忍稚儿受天地威压之苦,另一方面也是想为他寻最合适的法门。

所以他与世家子弟并没有什么来往,看着场上斗法也只觉得眼花缭乱。史艳文人称云州大儒,交友广泛,人情往来很是繁忙,他乖乖拽着爹亲衣角立在一旁,心里还惦记着没看完的话本。

有些昏昏欲睡之际,清谈与打斗声皆静了下来,身边人都把目光投向远方一点。观礼的所在亭台楼阁,很是风雅,只可惜史精忠身量未足,无心欣赏,反而被栏杆挡住了视线。

也就错过了这罕见的一景,云海深处摘星阁的门缓缓打开,一架轩车徐徐驶出,既无仙鹤白鹿借力,也无金缕玉盖装饰,放佛只是凡间一景误入仙会。

然而还在场上的玄门弟子都收了剑,毕恭毕敬地低头行礼,给这貌似普通的车架让出路来。

俏如来左看看右看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他虽然乖巧懂事,到底还是少年心性,好奇的很却又压着不说,史艳文好似能从那张平静的小脸上看出他抓耳挠腮的内心,顿时有些失笑。

一边传音介绍到“这是玄天掌门默苍离难得出行,不光是你,连我都很意外”,一边蹲下身张开双臂要抱他起来。

云中界讲究抱孙不抱子,他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史艳文萱姑向来宠他,若不是为了磨炼成长,可能都不愿放手让他下地。

左右旁边的人注意力都不在这边,他赶紧上前几步扑进爹亲怀里,史艳文被他娇憨的样子逗乐了,不好放声,胸腔的共鸣带得他也震了震。

俏如来被抱着向栏杆外探身观望时,车架刚好驶到他们这一楼前。也是天意作弄,不知哪来的一缕清风撩开了素青的纱绫,露出后排人的身影。

他自幼生长在修真世家,所见之人都不是凡躯,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如仙似幻的人。他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黑发束冠,面似白玉,长眉入鬓,双眼虚阖,只少见的朱色睫毛投下阴影,拒人于千里之外,一时间惊为天人。

许是他的目光格外炙热,那人微微侧了侧头,看到一个白嫩嫩的团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也有些愣。俏如来没想到会被抓包,脸腾地红了。

青年被逗乐了,许是这场合不允许他开怀,笑意只上了眼角。但只这一点点就够散尽他浑身的仙气,染上红尘喜乐了。

前排的人似是注意到这边,轻轻说了句什么,青年立刻肃穆起来,纱绫也随之落下。

俏如来久久不能回神,史艳文还在他耳边解说,他听得敷衍,只抓住一个名字。

上官鸿信。

TBC

评论(10)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