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俏雁】羞

-啪啪中来人了,反而是俏俏很羞耻,师兄很不要脸
-我也不知道我为啥又写俏俏吃醋,可能跟师兄一样恶趣味吧
-这回是现代篇
-不知道有没有吃人空雁,我有点蠢蠢欲动


俏如来刚交了论文,从导师默教授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被阳光晃花了眼,心情却是放松的。他这几日图方便睡在宿舍,还不知道家里该乱成什么样子。快走了几步,正急急往家赶,视线里突兀出现了一团绿毛。

他不经心扫了一眼,立刻有些气到,这害得家里鸡飞狗跳的罪魁祸首正悠悠然靠在摩托上跟人抛媚眼。他顺势改了方向,要将人拎回家去,却因此看清了站在对面的人,这回倒是没脾气了。

面前冷笑的脸上揣着不怀好意的人正是他的便宜师兄,他心里奇怪,却知道再不把俩人分开就要天下大乱了。只是没等到他走上去,上官鸿信突然向前倾了倾身,随手搭在了小空的摩托车上,贴在史仗义耳边说了什么。

他最是知道那灼热的呼吸喷在耳孔里是什么销魂感觉了,当即要炸,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就将人隔开了。

“小空还是个孩子呢!”他拦腰把上官鸿信拖出去两米远,也没顾得上搭理自己二弟。

“哈!” 倒是上官鸿信被他如临大敌的样子逗乐似的,“我也是个孩子呢。" 说着还递了个眼神给那边看戏的人。

俏如来认床,又实在担心成绩,这几天晚上基本都在修仙。人说睡不足心情抑郁,看到上官鸿信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更是来气,拽着人只想找个人少的地方修理一顿。

俏如来小时候是三好学生,长大了是优秀青年,什么时候做过这么放浪形骸的事。把他师兄推进公厕的最后一个隔间似乎已经超出了他的羞耻阙值,之前精虫上脑也没思考,累得现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上官鸿信没料到他的好师弟这么大胆,没有防备,被强推进来的时候,膝窝撞上了马桶边,许是撞上了麻筋儿,整个人都站不稳,往后坐倒在马桶上。好在这个公厕位置还算偏僻,打扫的也干净,才没给他再添一份狼狈。

可他是个要面子的人,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就连坐马桶也要坐出登基的气势来,自然不能承认自己被爆发的小师弟唬住,更不能承认自己只是想逗逗他而已。

前一秒还是天雷勾动地火,这一秒两个人都陷入了迷之沉默。厕所隔间巴掌大的空间里挤了两个一米八几大男人,胳膊腿儿自然免不了碰在一起。

上官鸿信私事公事分的很开,不约炮的时候虽然也常来撩骚,却总保持着一米的安全距离,若即若离的,一手欲擒故纵玩的出神入化。可怜俏如来只有进行深层次的身体交流时才摸得着他,早养成了习惯,几乎是闻到他身上隐隐透过来的男香就

TBC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