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空雁】好吃不过饺子(上)

-不知道我这算是闭门造车还是闭门造雷 
-一个俏雁前提下的空雁,注意规避,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非常不好看,全是我的碎碎念 
 
 
 
 
史仗义从窗台翻进来的时候还一肚子气,按照剧本钥匙一般不都在门口花盆底下吗?谁知道他大哥绕开了套路,门口光溜溜的,就摆着一排小葱。 
 
堂堂修罗国度现任教父自然不可能拉下脸蹲门口摘葱,只好又绕回阳台那边,好在二层楼高的水管难不倒他。 
 
把史精忠规规矩矩的书房差不多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缓解他攒了一整天的火气,反而更燥。真是21世纪了,时代飞速发展,这年头当个黑帮老大都得要户口。 
 
为这他破天荒回了次正气小区,史艳文自然不可能给他,也不想和他吵,期期艾艾地坐在沙发上看他开抽屉,就差高歌一曲“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了。 
 
他看这态度就知道自己找不着,想来想去户口本不放家里,就只能放在他那个三好大哥那里了。本着今日事今日毕的领导原则,他骑车到了俏如来自己租的小公寓,还特地唬史存孝去“关心”他们加班的好大哥。 
 
只剩卧室没找了,他一边嘲史精忠这老年人的习惯,重要的东西都放枕头边才安心,一边踹开了门。 
 
刚进去一只脚他就察觉不对,屋里拉着隔光那层帘,只留条缝漏出一抹夕阳洒在蚊帐上。史精忠这种人早上走的时候肯定收拾的妥妥当当的,被子叠成豆腐块,窗帘也系紧,甚至还要打个蝴蝶结,断不可能这么邋遢,这屋里居然有人在。 
 
层层蚊帐后面他本来以为是团被子的东西动了动,伸出只手来,虽然纤细修长,但从明显的骨节不难看出这是男人的手。他幸灾乐祸了起来,不知道史艳文对于自己一向品行良好的大儿子金屋藏的这个娇会发表什么看法。 
 
里面的人应该是被开门带进来的热气恼着了,扯开被子翻个身,床不大,一条细长有力的腿掉了下去,人却还有些不清醒,只嗓子沙沙的发了声,低沉喑哑,每说一个字都像是一声叹,飘进听者耳朵缝里,痒痒的。 
 
“俏如来”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居然是上官鸿信。 
 
虽然修罗国度和尚贤集团纠结很多年了,他却从没跟羽主雁王打过照面。他之前勉强算个高级打手,上官鸿信更是只在幕后活动,两人自然没什么交集。 
 
不过他对这个人可是好奇的很,能让公子开明和史存孝这两个性格迥异的人一致厌恶,这得是多脸t啊。 
 
他认识这把嗓子也是一次偶然撞见策君和他的落翅仔视频,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嘴炮大战,听得他正跃跃欲试,却被显示屏里一张大脸吸引了目光,好看是真好看,欠揍也是真欠揍。 
 
他当时还隐隐觉得这人肯定跟他大哥一样是个工作狂性冷淡,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在这边胡思乱想,还开着门,那边终于热醒了,大概午睡过后更容易倦怠,上官鸿信拖着嗓子,带着鼻音喊了声热,几乎有点像个撒娇了。 
 
史仗义清醒得很,知道这不是冲他,却也没点破,默默关了门就往床边去。还没走到床头柜先被长腿拦住了,上官鸿信皮肤泛白,显得膝盖透着的那团粉更暧昧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一看就是跪久了磨的。 
 
鬼使神差的,他张手握住了眼前相较而言有些纤细的脚腕。上官鸿信一直闭着眼,但人一靠近他就觉得气息不对,被摸上来了的瞬间就要往后撤腿。但他久睡无力,史仗义也算吃过力气饭,愣是没撒手,甚至得寸进尺,还把人拉到了床沿。 
 
半边屁股悬在床沿,睁眼还是个陌生人,上官鸿信是真恼了,却又不好像个被调戏的良家妇女似的小拳拳锤你胸口,分神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都激起了一阵恶寒。 
 
“这样都能走神,你知道我是谁吗?”一把低沉的男声响起,说话间还不怀好意地附身覆了上来。 
 
这回上官鸿信没退,眼睛都不眨一下答道,“小空。” 
 
史仗义平生最烦别人叫他小名,看上官鸿信泛着趣味的目光,他也知道或是猜到这点了,手不禁痒痒起来。 
 
 
TBC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