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史戮】空落落

-想要更多的小空

-看到有道友发现官方周边的spa有耳洞,感觉被戳中了

-时间线肯定对不上,我就写着爽爽,求不较真

-这对我只吃清水

 

 

 

正文

 

“好看吗?”

 

青年侧过头,伸手扶住那头乱翘的绿发,让深色的耳钉全露出来,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的,阳光下也没有一丝反射,更衬得他苍白了许多。他耳垂太薄,小小的耳钉也经不住,被扯得微微移位。

 

仗义存孝出生的时候,两个团子都皱皱巴巴的,看着倒真是一对双胞胎。萱姑正哄着被吓坏的精忠,只有他看着两个孩子。旁人不知道如何分辨,只并作一起夸,长相肖父,以后必是人中龙凤。

 

他喜不自胜,开始也有些分辨不出来。后来大手拂过全身,找到耳朵有些分别。薄薄的是仗义,厚厚的是存孝。他向来不信这些,又刚当上百武会的盟主,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只想着,就算仗义这孩子福薄些,他也能护他一世周全,平安喜乐。

 

他看着那薄如蝉翼,几近透明的耳垂出了神,青年凑近才反应过来,忙忙往后退去,却撞在了柱子上,他被绑着,浑身动弹不得。

 

沉沦海的局势还不明了,这里头他掺了一脚,魔世不会动他,只好吃好喝关着他而已。青年不知在修罗国度是什么地位,只怕不低,不然牢头不会这么轻易放行。

 

“啧啧啧,莫不是个哑巴吧。还是他们不给你水喝……”

 

绿发青年微微垂着眼,百无聊赖的样子,好像能一直这么念下去,他只好出了声。

 

“好看”

 

隐隐听到青年笑了,像个被夸奖的孩子,很开心的样子。下一秒左耳却一阵剧痛,被他狠狠捏住,泛青的指尖钉在那一小块肉上。

 

“那给你也打一个吧”

 

他被弄痛了,却没舍得退开,只有些无奈地开口: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还没说完的话被自己吞下,只见青年冷冷的看着他,声音却还带着点笑意。

 

“我知道啊。”

 

 

他自说自话,在旁边摆放整齐的刑具中乱翻了一通,拾起一个钳子形状的东西,本是刀口的地方并不锐利,有一边还带着钉子样的东西,用在人的指尖应该极痛。他拿着那张牙舞爪的东西,去寻耳垂的冰凉指尖却温柔的吓人。

 

死牢不见天日,光线自然暗淡。那块软肉小小的一块,青年看不清楚,凑得近了些,呼吸打在脖颈,也冷冷的,没有一丝活气儿,激得他抖了抖。下一秒就被粗暴地按偏了头,露出的左耳垂被扯到钳子下,那刑具好久没用了,猛一动作发出“吱嘎”一声。

 

那里之前被捏麻冻坏了,这一钳子下去也没觉出痛来,倒是青年被吓了一跳似的,仓皇地去看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让他想抱抱这个看起来冷的发抖的孩子,苦于双手被缚,只好努力笑了一笑。

 

青年像是被这个假笑刺痛了,又垂下眼睑,抬手去扯自己左耳的耳钉,动作粗暴些,耳钉掉下来的时候带出点血肉来。他也不管,只默默地给史艳文戴上了。

 

明明是自己的杰作,他却连看都不看,推开怀里的人就离开了。青年虽然体温偏低,贴得这么近这么久,也像是被焐热了一样,突然抽身而去,还是让人打了个哆嗦。

 

---------------------------------------------------------

 

后来,他辗转回中原路途艰险,命都差点保不住,哪里还顾得上一枚小小的耳钉。等安定下,却发现左耳已是一片光滑。他常年与人对战,受过的伤不计其数,愈合的速度是要比旁人快些,却也没想到这么快。

 

正气山庄是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刑具的,他漫无目的地在园中瞎走,最后还是停在了发妻的门前。这些年他不是没进去过,房产地契什么的都存在这里,况且他来也不是要翻人隐私,他就是……过不去心理那道坎。

 

他站了半宿,东边已经开始微微透白,精忠已经起身梳洗,存孝再过一个时辰也会起来晨练。若是仗义也在,按他的性子大概正在翻墙回来,然后赖到午后,直到他小弟踹门进去。不过,若是他们能一同长大,仗义可能才是那个听话的孩子,若不是自己……

 

他胡思乱想了许久,情绪起起落落,一时站不稳,往前扶了下,竟然推开了门,他顺势跌跌撞撞进去了。这里久无人烟,翻箱倒柜间带起许多烟尘,终于在箱底找到一个小木盒。盒里放着几根银针和些许早烂了的的稻米。他自进了屋就忙乱起来,好像怕自己反悔似的,也不说找些流水冲洗下,拿了针就往耳垂捅。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当即就通了,有血顺着耳廓流下来。到脸边的时候已经冷了,带着些痒,像是青年颤抖的指尖。

 

他大致收拾了一下,推门之际才想起来,这刚刚打的耳洞,得需要什么堵起来,不然空落落的,也容易感染溃烂。他顿了顿,却怎么也不愿意再回头去。

 

他想,烂就烂吧。

 

END

 

2017/03/22温莎

spa一开始就隐隐约约知道是小空了,但是小空态度暧昧,他自己也不太想打破这个貌似和谐的局面

我觉得spa对待感情应该挺成熟的,但是他没品出来他和小空这是什么,所以文中有些迷迷糊糊的

小空就隐隐的有点叛逆,他可能不是真的要和spa困觉,就是要罔顾人伦,离经叛道,而且可以有效地气疯spa

小空原来是在远处敬重spa的,但不一定是爱,后来一次次失望成了恨,从这种很极端的感情里才生出来一点点更极端的爱

小空打左边是觉得离心近一点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