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策雁】时间

-策雁
-时奸梗
-临时起意的abo,车,雷雷雷




公子开明安静地走在一座陌生的宫殿里。倒不是他想这么安静,就算对方不理他,他也自信能维持两个人的对话量。只是沿路过去的宫人过于安静,不言不语不动,若不是离得近了还有呼吸,简直怀疑他们都是木头人。

他明明记得鬼祭贪魔殿刚刚重建好,他等人等得腻歪,缩在正中那把硌屁股的椅子上睡着了,一睁眼怎么是这个鬼地方?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他从身边宫女手中的托盘捞了个果儿吃,顺带着在小姑娘细腻的脸蛋上揩了把油,对方还是那副被按了暂停的模样,不会被打。这样看来还是有好处的,至少这儿比鬼祭贪魔殿亮堂多了。

说起来这是哪呢?据他所知魔世还没有这样漂亮的地方,空气流转间也不像是人世,总不会是掉进伏羲深渊了吧。

回廊尽头开阔起来,他快走几步,掀开素青的门帘,想着就算找不到活人,作为一个文明的游客也得找个纸篓扔果核。谁知道一抬眼正跟坐在下首的矩子大人打了个照面,这下冲击大了,差点一个手抖把果核撇到那张面瘫脸上。

“靠靠靠” 虽然动作是忍住了,公子开明心也凉了半截。若是没记错,前任矩子大人坟头的草都恨不得两尺高了,自己不是一不小心挂了吧,这传出去可就贻笑大方了。

他捧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小心脏自哀自怨了半天,也没个观众,怪无聊的。他能肯定自己活得好好的,眼前不是幻影就是过去,从手上啃的坑坑洼洼的果儿来看,若是幻境,这幻境着实高级,若不是……

他往上座的方向看去,眼神刚好捕获到一个伏案的身影,事情有趣起来了。


说起来他跟上官鸿信自人世一别已经很久未见,只不过比起担心这只坏鸟,他更担心海境的人民一点。这次许是老天爷开眼,可怜可怜异地的人们,本尊没见着,见着个小的也算补偿了。

年轻的雁王还是穿着一身黑。只不过成年版的那身玄袍衬得他气势如虹咄咄逼人,与黑暗融为一体,眼前这身反衬得他白的部分更白了,看得人食指大动。他低着头正在批阅奏折,案前还有垒起来的一摞,手中的毛笔不巧停在最后一捺。

公子开明捏着他的下巴抬起头来,也许说年轻都有些不太准确,熟悉的五官线条更柔和些,眼角眉梢少了冷意郁气,几乎称得上是年幼了。公子开明点点他的鼻尖,揉揉他的脸蛋,玩得不亦乐乎,蠢蠢欲动。

不知道他这时候成年没有,看着一副贤王的样子,应该是已经平乱登基了。但也不好说,羽国志异只写过他少年登基,少年又是有多年少呢?

他漫无目的地想着,突然嗤笑出声,搞什么,像是他真的在意这种事情。公子开明的手摸过耳垂抚上后颈,是不曾有过的光滑触感,年龄不论,至少现在的上官鸿信还没有叫人碰过,甚至可能还没进入分化。

这又是另一件他不在意的事情了。上官鸿信的确被人标记过,证据一直明晃晃地留在后颈,每次公子开明后入他的时候都看得清清楚楚。不过这对一个继位称王的坤泽来说最正常不过,也方便得很,找个无足轻重的人来,问题解决,一劳永逸,那个倒霉的侍卫可能正躺在地底深处加速腐烂。


http://overseas.weico.cc/share/8422099.html?weibo_id=4164549441208095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