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俏雁】自投罗网

-祝天下第一可爱的jing老师生日快乐
-本意是想写jing老师的男友衬衫雁和制服俏,但这个男友衬衫它毫无存在感
-jc俏和搞事雁
-车,ooc,雷预警




俏如来对着门口的穿衣镜收紧领带,扶正帽檐,他刚升了职称,领了新制服,是一水儿的纯白,穿在身上更显得身姿挺拔,面色如玉,只是自己看着还不大适应,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一边在脑内罗列今日的待办事项,一边推开门。外面的天阴沉沉的,总有些风雨欲来的趋势,他跺了跺脚,声控灯又出了故障,楼梯间还是一片昏暗,也就让意外瞥到的金属色双眸显得更加锐利。

俏如来被他掠食性的目光看得一愣,第一反应就要关门,却已经被人欺上前来,抚上搭着门框的手臂,来不及了。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师弟。”

又来了。

俏如来的前半生也算不得顺风顺水,为什么上天还要派一个神秘出现的师兄来折磨他呢?拜他所赐,一片坦荡的正直青年被迫拥有了许许多多个小秘密。

这人左看右看都是个麻烦,推着他后退的手揉皱了妥帖耘好的衬衫,凑过来的脑袋顶开了规矩的帽子,亲上来的时候还要将他的舌尖咬出血来,俏如来觉得难办极了,新季度第一天难道就要请假吗?

上官鸿信喘息着,甚至连打电话请假的时间都不愿留给他了,呼吸吐在俏如来唇间,“不请我进去吗?”

他特意放慢了语速,给正常的文字加了蛊惑的意味,动作却是急切的,如果不是半个身子还在门外,手早就不会乖乖放在衣服外面了。

俏如来却觉出些违和来,他这个师兄十分恶趣味,向来若即若离撩完即走,最喜从容不迫地细细欣赏人红透的脸,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笑他急色,对于这火是谁先撩起来的毫无责任心。

今天这么急实在反常,俏如来被他第一眼刺得心慌,避了开来,这会儿有心细细看去,这才注意到他金属色的瞳孔成放射状,嘴唇微张着呼吸急促,腰侧攀上来的双手掌心也全是热意,这不像单纯的情欲,俏如来自问也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反倒像是经历刺激性事件肾上腺素飙升的结果。

俏如来顾不上那人微微的意外,将他拉得更近了些,果然鼻尖嗅到的不是嘴里的的铁锈味,而是上官鸿信身上的血腥气,这可不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该有的味道。俏如来严肃起来,“你刚才在哪?做了什么?”

上官鸿信倒没有没抓包的自觉,好像刚才咬破俏如来舌尖试图蒙混过关的人不是他一样,“你知道这听起来像什么吗?”

这就是拒绝回答的意思了,俏如来心知他在转移话题,却苦于没有证据,只能顺着他的话摇了摇头,他们之间的距离再近就要变成负值了,上官鸿信露出些促狭的笑意来,“像在查岗。”

俏如来对他的潜台词无可奈何,为了避免脸又不争气地红起来,失了底气,转而又问,“你受伤了?”

“你关心我?“ 这人惯会装腔作势,从面上看不出什么端倪,从言语上便更看不出了。

“是。”这种关切于俏如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也许对着他师兄的这份里是掺杂了什么别的东西,却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他的坦诚成功地噎住了上官鸿信,算是小小的扳回一局。

不过胜利也就持续了几秒而已,上官鸿信借着位置之便拉过他的手按在腰线上,“既然这样,不如亲自检查下。”

还这么能撩基本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俏如来放下心来,手上听话地顺着腰线滑进了衣服下摆,触手却是一片黏腻。

血透过衣衫粘在皮肉上,吸饱了液体的布料有些割手。他的衣服太贴身了些,把所有罪恶都掩在下面,只有一丝血气探出来。这个失血量已经可以致死,摸着甚至还有些温热,事件一定发生在这半个小时内。俏如来没想到他胆大到身怀罪证上门,顿时愣住了,气氛凝滞起来。

上官鸿信面上滴水不漏,似乎这只是一个像往常一样目的单纯却不健康的拜访,“怎么,不继续吗?”他似乎站得有些累了,把全身的重量又分摊过来一点,闲闲地靠在俏如来肩头,舔弄那枚闪闪发亮的警徽。

俏如来紧绷起来,这算什么?一个试探,还是一个陷阱?

从那双微微放大的金瞳中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的。俏如来将他推开了些,却也没有太远,只轻声说,“去洗个澡吧,记得用热水。”

上官鸿信又露出那使人头痛的笑意来,丢下俏如来往里去了。


后面走链接:
http://overseas.weico.cc/share/7834992.html?weibo_id=4160733790641890
http://www.36rain.com/read.php?tid=137397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