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俏雁】乌托邦(1)

-现代架空
-生子有娃,雷,ooc
-黙雁前提,主俏雁,一定注意避雷
-后面大概比想象中的丧病一点,提前预警








上官鸿信从记事起就浅眠,儿时是在危机四伏的大宅需要时时保持警惕,后来搬出来也改不掉了。朦胧间感到有人在看他,立刻清醒过来,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他简单回忆了一下昨晚的处境,似乎并没有什么要紧或者要命的事。他的确约了俏如来准备放松一下,临到头却改变注意径自回家了。俏如来远不是第一次被他放鸽子,应该做不出第二天早上找过来质问他的好笑举动。

可也不会是什么仇家,且不说尚贤商圈的安保质量,单看这道目光就太热切太单纯了,落在脸上丝毫不含恶意。他被人恨惯了,对杀意练出敏锐,若来人不怀好意,恐怕会直接被睡梦中的他做掉。

他没有竞日孤鸣那么好的耐心,又有一堆破事等着处理,基本确定没有威胁便翻身暴起制住来人。入手却不是想象中的质感,反而小小软软的,他还没来得及细看,先被一声突破人类极限的惨叫打蒙了思路,“爹亲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虽然很快就被他捂灭了,还是不防备撞进一双委屈巴巴的大眼睛。掌下是个看起来分外眼熟的男孩儿,看起来五、六岁的样子,正忍着不哭出来。就算是对他来说,毫无理由就闷死一个孩子也有些超过底线了,而且这个孩子总让他生出不妙的预感。

上官鸿信不是个感性的人,不迷信第六感,但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向来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果然,他刚一松手,男孩儿又哭叫了起来,“爹亲!”

……他后悔了,还是闷死好了。许是这回他的手太坚定了些,孩子终于学会了闭嘴。黑发金瞳的男孩抱住了他悬在空中的胳膊,幼猫似的贴上来,把满眼满脸的泪意都蹭在他手心。他手上酸软无力,竟有些挣不开,只好作罢了。

“你是谁?有何目的?”他的确听到了那一叠声的诡异称谓,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深究,只挑了最基本的来问。谁知这些问题更刺激到了孩子,泪水跟泄闸似的往下淌,呜呜咽咽地说,“爹亲你不爱我了吗?”那可怜的小模样连心肠最硬的人也要心软。

可惜上官鸿信没有良心这种东西,只觉得被强压下去的烦躁要压不住了,面色倒还是如常,手更往后撤了撤,“我再问最后一遍,你是谁?”

小孩子更蔫了,这回沉默了好一会才弱弱地说,“爹亲你不要生气嘛,我不是故意吃掉你的布丁的,是二叔!二叔说可以的!”说着说着又开心了起来,仿佛找到了免死金牌。

上官鸿信觉得之前认真等他回答的自己天真到让人不能呼吸,跟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孩子交流简直是对牛弹琴。

虽然是这样,他心中也有了些眉目,这孩子咋咋呼呼地撒娇扮痴,并不似有所隐瞒,反而像是误以为大人在跟他游戏,来劲了的样子。若他没有问题,出了问题的没准是自己。

这个小恶魔天生就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他意外之下也被带着走了。现在才有心观察周遭,真是为智者所不齿的破绽。身下的床似乎还是昨晚睡下时那张,屋内的景象却变了。这间卧室比昨天大了一倍有余,摆设布置很是骄奢,虽然陌生,倒是他习惯的风格。更难得不是商家装修的样板房,有些零零碎碎的小件儿收拾得干净整洁,极有生活气息。

他的房间一夜突变是不可能的,把他无知无觉地挪来这里更是不可行的,看来只能是科学不能解释的原因了。上官鸿信因为工作接触过这方面的人,只是不知道是他的天运作祟还是有人故意搞鬼了。

现在最好的方法是以不变应万变,他定下心神,便犹自入定了。然而霓裳长大太久,他早忘了小孩子们难搞的脾气。

小恶魔看他面色淡淡的,本来就有些忐忑,小孩子是需要爱和安全感呵护的东西,他再一直不言不语,顿时就委屈地抱了上来。上官鸿信刚才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忽略了他的来历,只能强忍着甩开的冲动,并毅然决然地决定坚持到他流鼻涕之前。

“我会乖乖听话的,爹亲你别不要我……” 小孩子哭得打嗝,说话也断断续续地,只有其中终于慌乱起来的语气是清晰的。

上官鸿信本来打定注意不理他,这下也有些头疼,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能不能听懂世界线,只好尽量简单地说,“我真的不是你的爹亲。”

小孩子不服气了,刚才还有些害怕,现在又不以为憷起来,似乎是知道眼前人不论怎么样都不会真的伤了他,瞪着兔子般发红的眼睛来推他的脸。上官鸿信拍开他的手,自己转过头去。

斜后方是一面镜子,本来卧室里设个梳妆台不奇怪,奇怪地是这是一面古色古香的青铜镜,在这个年代已经非常少见。明明制式与周遭的摆设格格不入,却有种奇妙的和谐,让刚刚的他略了过去,现在看来,简直毛骨悚然。

小孩儿似乎感觉到他抖了一抖,还以为他刚睡醒不耐寒,抱得更紧了些,还得寸进尺地把脸也凑了过来,嘟起了嘴,“你自己看看,说你不是我爹亲你信嘛?”

上官鸿信这才对着泛黄的镜面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看去,倒是恍然醒悟那丝熟悉感怎么来的了,贴的极近的两张面孔有七分相似,只是其中一个青涩生动些,不得不让人感叹造物的神奇。

他细细看着怀里孩子的肉嘟嘟的脸,从高挺的鼻梁往下有些变化,不知道那上扬的嘴角是随了谁,他不自觉放轻了声音,“你娘呢?”

谁知道孩子完全不领情,反而一下子惊恐起来,从他怀里猛地弹出去,叽哩哇啦地往门外跑去,“爹爹啊!爹亲终于傻了!”


TBC

评论(3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