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默雁/俏雁】弟子服其劳(2)

-默可能有一丢丢的渣,肯定有很多丢丢的ooc
-竹马竹马师兄弟
-还是abo
-上次忘说了,我百度来的alpha叫乾元,beta叫中庸,omega叫坤泽,这是一个很俗套的a默a俏o雁







夏夜闷热,天幕暗沉,晚些时候会下雨的样子。俏如来还未学到星象,看不大准。倒是据闻师尊三百六十行无一不精,于此道也有些造诣,只不过俏如来还没有昏头到拿这些琐事去烦他。

可以的话,俏如来希望永远不用烦到他,让师尊的院落保持空气通畅。他不愿意踏足师尊院子这件事是有原因的,与尊师重道那边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单纯地因为默苍离的信息素太霸道了。

俏如来自己也是乾元,不过他脾气温和人内敛,味道也是甜甜的,是十分惹人怜爱的奶油类型。这点平时在中原的坤泽中很是吃香,去打豆花老板娘都愿意给他多加一把葡萄干,在默苍离这里却只有苦头吃,每次都被压制得满身憋屈。

按理说默苍离有着这样强势的信息素,应该是更容易被影响的体质。可不知是他天生于此无感还是自控力变态,几次出门遇到投送怀抱的坤泽都只作不见,俗话讲真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这样你情我愿的事不行也就作罢了,本也没有谁纠缠到底不死不休,可上官鸿信却总要嗤笑出声给人没脸,把简单的事情变复杂,给师徒三人的出行徒增难度。更让俏如来难做的是,师尊师兄拉完仇恨拔腿就走,善后都丢给看起来好说话的他来处理,也是一笔烂账。

现在想想,烽火已燃起很久,就连那些不住道歉赔笑的日子都让人有些怀念。俏如来不是个拘泥于过去的人,更何况他们现在的努力就是为了那一片清平盛世,也就丢开了那一抹忧思。

他没有带伞,更不想留在师尊处过夜,虽然不是很笃定,还是默默加快了脚步。俏如来原本是下定决心去寻上官鸿信的,出了院门走到岔口又踌躇了。他们自那天后还没有时间细谈,交接工作时面上也是一派风平浪静。

然而在这样暧昧的夏夜里,俏如来总担心会收到最后的判决。上官鸿信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若是真的无意,便不会有那几息好似默许的安静了。如果俏如来没有看错,师兄靠过来的时候眼底也是有一抹动摇的,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就被突然出现的师尊打散了。

这样看来,之前的意外只能说是一场灾难,不论是理智还是情感,他们都需要更多的时间。于是俏如来的脚步拐了个弯往右去了,恐延误战况,还是先去师尊处报备吧。

师尊不在意什么主次,他们师徒三人的院子呈三足鼎立之势,只是默苍离那边更清幽些,掩在一片竹林后,好闻的竹香中和了迫人的信息素,也是为了俏如来的自在。

因着同样的原因,俏如来甚少踏足师尊的院落,也就忽略了这处与以往不同的气氛。直到走到屋门前他才觉得不对,就算是师尊,这墨香也过于浓郁了,几乎让他寸步难行。

俏如来幼时就入了默苍离门下修习,甚少归家,史艳文是个过于合格的正道栋梁,却不算个称职的父亲,这代表什么是没有跟他讲过的,指着默苍离教导人事更不可能。所以俏如来还天真地以为师尊情绪不佳,虽然没见过,但师尊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大概只是在他们面前需要为人师表而已。

他正犹豫要不要等师尊平复下来再敲门,映在纸窗上的影子已经将他出卖了。默苍离的信息素变得更加咄咄逼人,他经不住后退,在台阶上踉跄了一下,吐出一声惊呼。

墨香这才散了去,师尊本就喑哑的声线更低沉了,“俏如来?”他忙应是,默苍离却沉默了一会道让他进去。俏如来形容狼狈忙着整理,错过了说完就跑的最佳时机,这时候也只能领命了。

然而一开门他就后悔了,昏暗的室内只有两架桌台角点着烛火。俏如来虽然懵懂,也已经不是未通人事的孩子了,扑面而来的迤逦气味象征着什么不言而喻。默苍离少见地散着头发,只略披了外衣就从屏风后绕出,细看如玉的脸侧还有汗滴下。

俏如来忙垂下视线,心下却是大慌,竟是撞破了师尊的好事。默苍离生性冷淡,未见他对哪个坤泽有过倾心,也未听说过他们有师母,俏如来更是从未将师尊与些许腌臜事联系在一起。

他人愣愣的,默苍离第二次问他来意时已有些不耐。俏如来打了个激灵反应过来,这才将战情分析延误的事情说了。他本来就是想报备一声,这下更生了退意。未料到默苍离翻弄着桌台上的折子,反而招手让他上前来。

门窗闭合,窗外蝉鸣更噪,俏如来出了一脑门汗,倒是确定会下雨了。非礼勿听非礼勿视,他盯着自己的脚尖尽量走成一条直线,心里还奇怪师兄的折子怎么会在师尊这里。

终于快到案几前,却踢到了什么硬物,咕噜咕噜滚远到师尊脚下。俏如来窘迫起来,默苍离没说什么,只屈尊降贵地蹲下捡了。刚才地上昏暗,等师尊拿着那物站起来俏如来才觉得熟悉,竟是上官鸿信用来束发的头冠!

窗外一声惊雷乍响,他猛抬眼,望进师尊依旧古井无波的眸子里,只觉得他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不说,顿时半身血都凉了。仿佛还嫌不够乱似的,屏风后的人被雷声惊扰,嗓音仿佛掺了雨黏腻起来,期期艾艾地唤,“师尊……”

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俏如来周遭天旋地转起来,竟有些站不稳。

原来,迟钝的竟是他自己吗。




TBC

默雁真的是个开不起来车的cp,总之上一个场景是师尊把雁放在桌子上这样那样

评论(2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