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不正

热衷白学现场混乱狗血天雷欧欧西

【默雁/俏雁】笼中鸟(1)

-黙雁前提俏雁or俏雁前提的黙雁
-监禁,没有play,注意避雷
-雷,ooc





俏如来第一次听见那阵宛如玉石相碰的天籁之音时,是做不到欣赏的。他心中揣着不知所踪的爹亲,摇摇欲坠的中原,步步紧逼的西剑流……

所有家国兴衰一息之间压在了少年人还显稚嫩的肩头,而他只能踽踽独行。

身后何问天前辈似是终于明白过来少年的苦闷,也抿唇不语。空气突然静默下来,衬得乐声更清晰了。

俏如来细细听着,只觉得连风奏出的都是哀戚,好像真有一人在云幕后静坐掩面。他合着乐声打起了拍子,求一刻的清净,却陡然发现了不对。

他少时学过些许乐理,不算精通,也够发现这并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宫商角徵羽,每一节都是按着音阶来的。他刚才思绪混乱没注意,现在看来,演奏之人必然是个严谨的人。

俏如来快走了几步,眼前光影一转,别有洞天。

这里许是哪位高人作法掩起得一方小世界,不算福地,触目皆是荒废苍凉,唯有届中一颗不详血色的树静静矗立,其上挂着密密麻麻的琉璃串,被他带进来的气流惊扰,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

可这声音再灵动也终究是死物,并不似俏如来在外听到的乐声动人。他踌躇起来,这地方一看就是自留地,不知他这样冒失上前,会不会惊扰此间主人。

若是平时,俏如来这样知礼的孩子为避祸也会退开,可他想到那位无名的演奏者,竟有些迈不开步子。

待他日再想递帖拜访,可能就寻不到此处了。俏如来想定,硬着头皮靠近了些,左右瞭望起来。这一看终于发现琉璃树东南的阴影里,还藏着一间破旧却整洁的木屋,那似有似无的乐声像是从内中传来。

俏如来心中一喜就要上前,然而没等他抚上木门,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咳。俏如来转身看到一抹翠色,热血下去,涌上尴尬来,“啊,在下俏如来,被这方小世界中美妙的演奏声吸引,不慎误入,还望前辈海涵。”

他话说着人也深深地拜下去,自觉已经极尽诚恳了,却久久不见回音。俏如来为人谦逊有礼,前辈高人一般喜欢这样上进的后生晚辈,态度都是包容宽待的,何曾让他受过难堪。

俏如来又等了片刻,终于忍不住稍稍抬起头,这才看清倚在树边的人长着怎样一张柔和的俊容,只不过因眼角眉梢的寒意,略打了几番折扣。

他壮了些胆子,弱弱地又唤了一声前辈。许是话里的犹豫终于惹恼了眼前人,这位前辈停下手里的活抬眼,“俏如来?云州大儒史艳文的儿子这么不通礼数吗?”

俏如来被他手中造型别致的铜镜吸引了视线,听见爹亲的名字以这种方式被道出来,像是猛地被人打了一闷棍,那些迤逦的心思也散得差不多了,最后挣扎似地,“是晚辈冒犯……只是实在好奇何人奏乐,凄婉动听……”

前辈拾起了手中的布片拭镜,语气依旧温柔,话里的不耐却宛如刀剑,“你自听吧,我这除了风打琉璃哪有什么雅乐。”

俏如来刚要辩解,却发现风淡了,乐声也尽消散了,仿佛刚才种种不过梦一场。那位前辈朝他招招手,是要他过去却懒得再费口舌的意思。

俏如来低眉顺眼地跟过去,趁前辈低头,还是没忍住朝身后瞥了一眼。木门吱呀响了一声,刺耳难听,似乎也在嘲笑他。

等俏如来被前辈一语点醒匆匆而去,也顾不上自己小小的私心了。只是他不知道,在他身影消失在结界外的那一霎,乐声又断断续续地响起了。

一个无喜无悲的声音似梦呓,“他是下一个吗?”

无人应答。






TBC


一个懂音乐的雁,可把他牛逼坏了

评论(5)

热度(23)